图片新闻 > 人物 >
传奇“爱心妈妈”的善恶人生
2018-05-15 22:5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周宵鹏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515225947.png 

”爱心妈妈“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等多项罪名被刑拘。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周宵鹏

发自河北武安

 

传奇一夜崩塌。

55日,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河北省邯郸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以下简称“爱心村”)的创办人李利娟被当地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爱心村”也被取缔。

多年来,李利娟头顶着“爱心妈妈”的光环,其遭遇不幸婚姻、前夫贱卖亲生骨肉、与亲生儿子决裂、散尽家财坚持收养弃婴等经历,让她具有了传奇般的公众形象。

法治周末记者日前进行深入调查,探寻这位“爱心妈妈”的“黑化”历程。

 

她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

 

“她也曾是生活的不幸者,夫妻反目,家庭破裂。金钱曾改变她的生活,但真正改变她命运的是她遭遇不幸后升华的高贵情感,上百个孤儿的爱心妈妈,这个称谓使她达到了用金钱永远也无法达到的人生高度,她不仅赢得了自己的心灵,也赢得了所有爱心人士的尊敬。”

2007年,李利娟因其收养弃婴孤儿的善举当选2006年度“感动河北十大人物”,获得了如上赞辞。

荣获“感动河北人物”称号后,李利娟收养弃婴事迹不断见诸媒体。20155月,在某省级卫视一档知名访谈栏目上,李利娟成为当期母亲节专题的主人公,不幸、眼泪、矛盾、执著、爱心成为访谈的关键词。

面对电视镜头,李利娟描述她人生经历的三个重要事件:不幸的婚姻、与亲生儿子决裂、收养72名弃婴孤儿(截至目前,李利娟对外宣称已收养118名孤儿)

开服装店、开矿,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李利娟就已是百万富翁。然而,不幸的婚姻让她失去了一切,吸毒的丈夫败光了家产,甚至他还将儿子贱卖,被李利娟发现后赎回。与前夫离婚后,李利娟开始收养弃婴,陆续有人将弃婴送到她的家里。

2005年,李利娟的亲生儿子受伤住院,为了给收养的弃婴看病,李利娟没有陪儿子。此后,儿子与她决裂,十多年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

2011年时,李利娟已入不敷出,不得已卖掉别墅,在原来的矿井边上,修建了现在的“爱心村”。她表示,自己负债200多万元。

这些接受访谈时的讲述,成为李利娟事迹的“集大成之作”,也成为她多次向媒体讲述的范本。

在李利娟被誉为“爱心妈妈”后,十多年来媒体不断将目光投向她和她创办的“爱心村”,“爱心村”里孩子越来越多、最早的一批孩子结婚、“爱心村”新的综合楼落成……

由此,李利娟形成了自己回馈社会的公众形象,引发社会诸多爱心人士的关注帮扶,曾有香港爱心人士捐助近300万元在“爱心村”建综合楼。

但是,渐渐地,很多采访过李利娟的记者感觉到,她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社会上开始流传她的负面消息,包括她在当地以“痞”著称、她现在的丈夫是个“社会人”、带着孩子到政府部门闹事、拖欠“爱心村”的施工费等。

2017年,网络上出现了更多关于李利娟的负面消息,也有媒体对她进行质疑。同时,一些关于她罹患早期淋巴癌却仍然坚持收养照顾弃婴的报道出现。“住了7天院我就逃回家了,花那么多钱治病,还不如给孩子们创造条件。”在多篇报道中李利娟都这样表述。

53日,李利娟最后一次面对媒体表达观点,她对武安市相关部门撤销“爱心村”登记证书表示不满。

一天之后,李利娟在北京被公安机关抓获,她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被刑事拘留。

 

用孤儿弃婴敛财?

 

55日,武安市公安部门发出消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市公安局依法对其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

随后,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权威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公号“新武安”发布文章《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两面人生》,披露了李利娟涉嫌刑事犯罪的诸多事项,尤其是其在“爱心”掩护下的敲诈勒索行为。

“不断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和弃婴做‘挡箭牌’‘敲门砖’,肆意借机敛财。”上述文章提及,李利娟在某宾馆乘坐电梯,以电梯不稳造成其腰部损伤为由,讹诈宾馆17万多元;从宾馆出来住到医院,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万多元。

武安公安部门通报的上述事项与相关媒体报道形成呼应,在李利娟向媒体的表述中,她曾因治疗尾椎骨骨折时输错药差点成为植物人。

在李利娟诸多涉嫌敲诈勒索的行为中,对某企业施工项目进行敲诈尤为典型。某企业需要架设光缆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索要10万元。企业决定绕过“爱心村”架线,李利娟又带人现场阻止施工。最后,该企业向李利娟支付了7万元。

李利娟涉嫌敲诈的对象不仅有企业,党政机关她也不放过。某乡镇新上项目,李利娟声称自己在项目所占的山地上种树10万棵,向项目业主索取2000万元补偿。而事实上,李利娟与该块山地无关,树木之事也是无中生有。未达目的的李利娟带领儿童围攻乡镇机关,甚至到乡镇党委书记家中围攻恐吓。

李利娟涉嫌敲诈勒索的“法宝”是“爱心村”的残疾孤儿弃婴。在公安部门公布的案情中,李利娟带着孩子前去闹事,甚至“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

此外,据武安市公安部门透露,对于“不听话”的孩子,李利娟会采取殴打恐吓、不给饭吃等手段逼其就范;如果带孩子闹事不成,李利娟还会安排许某(在逃)带领打手,威胁当事人。

 

从未年检的“爱心村

 

今年4月,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的“爱心村”下发告知书,称因该“爱心村”在2014-2016年未参加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年检,拟作出撤销登记决定。之后,李利娟向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提出听证申请。

54日上午,听证会在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召开,“爱心村”委托代理人及律师出席听证会,李利娟并未到场。会后,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现场下达了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当天,武安市民政局牵头取缔了“爱心村”。

这场决定“爱心村”命运的听证会,李利娟并未出席。有媒体报道,在从北京回武安途中,李利娟半路折返。

听证会之后,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对撤销决定发出公告,称“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度未报送年检材料,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依法作出决定:撤销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的民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李利娟的“爱心村”位于河北省邯郸市下属县级市武安市西三环公路东侧一处废弃矿区,距离县城8公里,占地约50亩。据武安市民政局通报,对“爱心村”进行取缔时,经现场统计共计74(不含工作人员),其中孤残儿童、婴幼儿71(多为学龄前儿童),已成年的3人;另有3名儿童滞留在外。

2013年,民政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弃婴相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完善弃婴安置和救治保障体系,解决民办机构和个人收留弃婴问题,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

根据上述通知及河北省民政厅同年下发的《河北省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排查工作实施方案》,没有达到养育标准的个人和民办机构,要将孤儿接收并集中安置到公办儿童福利机构;已具备养育条件的民办机构,要与民政部门签订合办协议,纳入到民政部门监管。

李利娟的“爱心村”内分为婴儿区和儿童区,婴儿由李利娟从附近村子雇来的护工看护。对于儿童生活的条件,相关媒体报道描绘“每个房间的摆设几乎相同,只有床”。

武安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爱心村”达不到养育机构相关国家标准,但李利娟拒绝将收养儿童送至公办福利院,并且拒绝与民政部门签订协议。

微信公号“新武安”刊发文章称,“李利娟一直拒绝与民政部门合办,在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仍不能奏效。市民政局专门对其下发文件通知,要求将孩子接入公办福利机构,李利娟一直拒不执行”。

李利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希望能建一所民办性质但可以享受公助待遇的“爱心村”,让每个孩子和公办福利院的孩子一样享受国家照顾,同时还能拥有家的温暖。

记者根据李利娟爱心村民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查询发现,该证书注册时间为20141226日。按照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公告,“爱心村”证书注册之后,从未参加过年检。

在有关部门看来,作为个人,李利娟没有收留弃婴孤儿的资格;作为社会机构,“爱心村”未达到养育条件,且拒绝纳入民政部门监管,注册登记证书后从未参加年检。

 

被放任的“爱心绿色通道”

 

对李利娟的“爱心村”此次予以取缔和处理,武安市显然早有准备。

记者从武安市民政局获悉,2017年,该局就对李利娟的“爱心村”孤残儿童安置工作进行了前期准备,包括机构选址、护工招聘等都有所筹备。53日晚,武安市委、市政府再次召集民政、教育、卫计、公安等部门负责人,进行具体安排和细化。

在对“爱心村”取缔后,武安市相关部门对孤残儿童进行了妥善安置,除了相应的生活用品、医疗服务外,还配备了心理辅导及安保措施。

相对于此次行动果断迅速,武安市相关部门之前面对李利娟和“爱心村”无疑有些不知所措。

“其所创办的福利爱心村,几乎成了武安的‘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爱心村’成为一个被‘爱心’裹挟,不可触碰的‘禁区’。”文章《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两面人生》中如是表述。

李利娟的这番“勇气”来自于其广泛的人气和公众影响力。据了解,为了给收养孤儿上户口,李利娟曾闯入武安市人代会会场、围堵市领导。此次事件后,李利娟收养的近百名孩子户口得以解决。

根据民政部前述通知,弃婴的接受有明确而严谨的程序,包括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查找生父母、福利机构发布寻亲公告等。然而,从李利娟收养大量弃婴并上户口来看,相关程序并不严谨,甚至有些弃婴发现当天,公安机关就开具了“接处警证明”,武安市民政局也会随后开具证明,从而顺利给弃婴登记户口。

武安市相关部门对李利娟开设的“绿色通道”并非只有上户口一条。据了解,武安市政府部门对“爱心村”有补贴,每年拨付10万元,“爱心村”孩子每人每月平均有450元低保,此外,政府部门2016年还为李利娟拨付40万元用于修渠防洪。2017年,李利娟通过武安市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余元。

对于各地爱心捐款,李利娟自称有一本账本,记录着“爱心村”的支出和收受的捐款。账本上记录,2016年,李利娟包括补贴、捐款在内的各项收入200万元左右,而全年总花费为500万元。而这也是李利娟一直向外宣称自己负债累累却坚持善行的证据。

然而,“爱心村”始终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监管,其经营财务情况也没有明确的审计信息。而李利娟却在武安市和邯郸市有多处房产,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元2万元。

类似这种情形,民政部2013年就有明确要求:对具备条件但既不同意合办又不签订代养协议的,或不具备基本条件的,民政部门要会同公安等有关部门责令其停止收留活动,并将收留的弃婴一律送交民政部门设立的儿童福利机构收留抚养。

河北省政府于2015年出台的《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也明确提出,民政部门要严格执行慈善组织年检制度和评估制度,建立慈善组织及其负责人信用记录制度,要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健全责任追究制度。

事实上,虽然民政部门有自己的福利机构,但大量弃婴被送到李利娟的“爱心村”,甚至当地派出所民警也往“爱心村”送弃婴;虽然相关部委对收养弃婴及相关工作有明确的规定,但武安市相关部门却对李利娟的收养行为“开绿灯”;虽然“爱心村”未参与年检、更拒绝监管,但政府部门仍对其拨付大量钱款而不予监督;虽然李利娟的“爱心村”违规多年,但仍然存活甚至长期保持“正面形象”……

一个“爱心妈妈”传奇就这样落幕了。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

    网站地图